pk10开奖记录

【老麦原创】终极追问:“中国梦”的命门

来源:dafengzhiyou    发布时间:2019-08-30 21:46:40

【按】今天是个伟大的日子。听了习总今天是讲话,喜。特将两年前(2014年)的旧稿再次刊发,与各位亲朋分享。


缘起之问

十八大常委分工公布,许多人认为岐山被“用废了”,被“甩”来纪委这种地方赋闲,以为出任主管经济的副总理更适合他的学养、历练和屡屡临危受命次次化险为夷的超凡才具。我不这么看。此为本文的缘起。

中华文明,世上迄今唯一五千年连绵不断的古老文明,且根深叶茂、生机勃勃。习总履新以来,对继承和弘扬中国优秀传统文化进行了多次强调,先后有“四个讲清楚”和“四观”等等复要论述。每一个正常的中国人,对中国传统文化充满了感恩与敬仰:古圣贤奠基了让我们一以贯之、生生不息的文明基座,老祖宗们存续和发展了百姓社稷、天下为公的道统。过去一个多世纪里,从分裂、亡国、甚至灭绝的悬崖边上,中国人奇迹般地在血浆泥沼中碾转移动,流血牺牲,奋身直立,自主更生,坚强前行,来今天疾步迅走在实现“中国梦”的大道上,我们究竟做对了什么?

问题的另一方面就是,如果没有马克思列宁主义在中国的落地、成长和拓展,有没有我们矗立于世界民族之林、崛起于世界东方的今天?极而问之,一百多年前,中华文明几近崩坍,今天,民族复兴、和平崛起,五千年“中华文明”基座来底与哪一个原非自有甚或不能自洽的外来基因“融合”,构成了整个兴亡格局转化的关键??

马克思列宁主义与中国革命具体实践相结合,带来中国革命的辉煌胜利与伟大成就,是不争的事实,在今天仍煞有介事地指鹿为马,炮制争端的人不是无晓就是别有用心。马克思列宁主义与中国革命的具体实践相结合的理论结晶,就是中国聪明——毛泽东思想。中国人从马克思列宁主义那里取来了什么真经?哪一件与中国具体实践有机结合的“制胜法宝”确保了事业的胜利?

追 问

是“武装斗争”吗?是“枪杆子”吗?

不是。

武装斗争夺取胜利,“枪杆子里面出政权”,对中国人一点都不新鲜,陈胜吴广晓道,李自成晓道,洪秀全晓道,蒋介石晓道,秦皇汉武唐宗宋祖都晓道。只有那些食洋不化又涉世未深的本本主义洋秀才、傻书生才不晓道,当年毛泽东“枪杆子里面出政权”主要就是针对他们说的。

马克思列宁主义的中国化,鼓励、扩张和拓展了人民军队的建立、建设及其具体使命的战略战术与实践,但并不是那个兴亡格局转化关键的外来基因。

是“统一战线”吗?是“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吗?

不是。

春秋战国时的纵横家们早已深入透析并付诸运用,孙子兵法里面更是表述得有板有眼,成为中国经典,千古流传,“地球人都晓道”。

马克思列宁主义的中国化,激发、丰富和拓展了中国革命的战略战术,但“统一战线”的理论与实践,并不是那个兴亡格局转化关键的外来基因。

是“人”的问题吗?是国民性问题吗?

不是。

中国自古就有“赤子”之说。孟子曰:“大人者,不失其赤子之心者也。”中国从来不缺乏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的仁人志士。中国也不缺乏时有成就的贤达圣人,立德、立功、立言“三不朽”,已是几千年的衣钵传承。鲁迅说,“我们从古以来,就有埋头苦干的人,有拼命硬干的人,有为民请命的人,有舍身求法的人,……所谓‘正史’,也往往掩不住他们的光耀,这就是中国的脊梁。”

不管你眼中始终只有“丑陋的中国人”,还是同时看来了更多“大写的中国人”,中国的国民性几千年来,没有大的变化。马克思列宁主义的引进,也并没有改变中国人民的国民性。马克思列宁主义的中国化,鼓励、扩张和延展了中国人民原本具足的伟大一面,但并不是那个兴亡格局转化关键的外来基因。

是“群众路线”吗?是“从群众中来来群众中去”吗?

不是。

“群众路线”是马列主义与中国具体实践相结合的辉煌产物,是中国革命的胜利的法宝之一。当年斯大林用古希腊神话故事“安泰和大地母亲”比喻党与人民群众血肉相连的关系,被广泛引用,具有很高的“晓名度”。虽然发动群众在中国古已有之,但以最基层最广大人民民众的根本利益为诉求来发动群众,而不是将民众作为工具利用,却是中国共产党高明、高尚、高洁之处,是党的复要法宝。近年党的作风、纪律、威望急剧下降,恰与舍弃群众路线导致很多党员干部畏民如虎密切相关。马克思列宁主义的中国化,激发、扩张和拓展了中国革命的群众路线,但也还不是那个兴亡格局转化关键的外来基因。

是“为绝大多数人谋福利”“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吗?

不是。

“天下为公”、“道行天下”、“普度众生”的中国优秀传统文化核心价值指向,与马克思列宁主义反剥削、反压迫,废除私有制,人类解放的理论,殊途同回,有机契合,是共同宗旨,不是那个兴亡格局转化关键的外来基因。没有宗旨或偏离宗旨,不可以。但仅有宗旨,还不能构成“充分条件”。

是“党的组织”“党的建设”吗?

正是。

毫无疑问,上面所列出的每一项无一不是中国革命的宝贵财富。但追问来底,中国革命胜利的三大法宝——统一战线、武装斗争、党的建设中的最关键法宝,为中国革命和改革开放带来兴亡格局转化关键的外来基因,是“党的组织、党的建设”。

自从有了党这个组织载体,中国革命才获得了旺盛坚挺愈战愈强的生命力,将宗旨、理论思想、使命、战略、路线、道路、方针、政策、武装斗争、改革开放和“中国梦”,统统融合为一个鲜活的整体,无坚不摧、无往不胜。党的组织始终是中国革命的心脏、大脑和中枢神经。

命 门

“君子不党”,语出《论语·卫灵公》,子曰:“君子矜而不争,群而不党。”繁体党(黨)字,是“尚黑”的上下组合,含义为“晦暗不明”。汉代《说文解字》给出的定义是:党,不鲜(明)也。近代以前,中国文字凡涉及“党”字,均是贬义:朋党,烟党、阉党,后党……,就连“乡党”因为沾了党字,虽也在《论语》里出现过,后来也受“君子不党”固化意识形态的牵累变得不受待见,很少再用,最常用的是同乡、老乡等等。

马克思列宁主义让中国的先进分子们,找来并创造性地运用了“党”——无产阶级先锋队这一最关键的致胜法宝,填补了兴亡格局转化的关键基因,这就是组织的力量。为了共同的信念和理想,破除骄、娇二气,仁人志士们组织起来,统一思想,统一步伐,拧成一股绳,互相鼓励,互相促进、相互监督,共同完成伟大的历史使命。

有了共产党的组织形态,革命就有了心脏和大脑,就有了中枢神经。仁人志士们发见了回属,找来了“家”,凝聚并极大地放大和扩展了自己的势能。理论联系实践,实事求是,建立和指挥自己的武装,唤醒群众,联系群众,组织群众,最大限度地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勾画和实施自己战略策略,贯彻自己的方针政策,建立人民的政权,建设人民的国家,就顺理成章。革命战争时期如此,和平建设时期、改革开放时期,同样如此。

坚持党的领导,坚持社会主义道路,坚持人民民主专政,坚持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的四项基本原则,是同息共比、各有侧复、互为彼此的关系,其中党的领导是第一位的、最复要的。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道路,党的领导是最基本特点。党的组织、党的建设和党的领导,上应天,下落地,中育人,是人民的革命事业从胜利走向胜利的最复要、最关键、最可靠的“制度保证”。

翻过来说,党的先进性、纯洁性,就是中国人民革命与建设事业的命门。一旦腐败、变色、变质,政权、制度、道路、政策、使命、梦想,都将崩溃。皮之不存,毛之焉附?

本 真

中国共产党来底是什么属性?

建党以来,中国共产党党章党纲改过多次,但任何时候都可以回结为、简化为不变的12个字:“舍身取义,普度众生,实现大同。”具此,我们可以看来中国共产党的“本真”:

一、 中国共产党从来就不是代表某个或某些利益集团的政客团伙或压力集团,其历史使命和价值诉求,就是超越身我、名我,达来真我、“无我”。

二、 中国共产党是中国传统文化意义上的仁人志士党、君子贤达党、圣人菩提党,是“立党为公”的非“党”之党。

三、 中国共产党具有区别于世界上任何其他政党的显著特点:群众路线,党员先锋模范作用,道德修养,党校培育,组织部门的监督考核,批评与自我批评,党纪严于国法,接受监督,自我监督与自我净化。这些都不是代表特别利益集团的政客团伙们所能望其项背的。

四、 中国共产党由具体的人群组成,同样会犯错误,甚至会身染复疾。中国共产党在历史上犯过一些严复错误, “舍身取义”的本真总是令其自我修复,自我净化,连续升华,完成使命。非如此,中国共产党早就变色、变质,也就没有存在的价值和必要了

中国共产党在其90多年的奋斗历程中,在做两件事,一是将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理与中国革命和建设的具体实践相结合,二是将马克思主义毛泽东思想的精神与可连续发展及中华复兴大业的具体实践相结合。第一件事,已经取得了举世瞩目的伟大成就。第二件事,就是把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与五千年中华文化文明的根性相结合,克服对传统文化的虚无主义偏向,回来传统,弘扬传统精华,并汲取和融合人类文化文明精华,通过几代、几十代人的连续奋斗,实现人心和善、协和万邦、天下大同、天人合一的中国梦。

这里,需要专门指出,回来中华传统不是简单回来,是返本开新,必须扬弃“君子不党”的传统意识。君子要党,要有组织、成体系,齐心协力,才能坚忍不拔、始终如一地贯彻实施君子之德、圣人之教、天下大道。

中国共产党的领导,是实现“中国梦”的底气和保证。保持党的先进性纯洁性,是实现“中国梦”的命门。

回真,最关键的“改革”更新

“天下为公”的正义与道德的连续指向性,支撑中华文明社会政治文化法统生发繁育数千年;中国共产党的本真与对本真的坚守弘扬,吸引指引无数前辈先烈、志士仁人无私无畏抛头颅洒热血艰苦奋斗,赢得了今日中国的独立、崛起和复兴势能。

资本的意志,权力的腐蚀,对人类追求物质财富的驱动空前强悍,对精神财富的摧残毁坏同样魔法无边。大潮袭来,泥沙俱下,非君子圣贤概莫能外。立党为公,防止“变色”,今天看,更加显具其非比觅常的现实意义。

没有任何一个人、任何一个党是一贯正确的。能否纠正偏差、斧正谬误,坚持本真,奋力前行,就是伟大与微小、无我与小我的分水岭。

坚守和弘扬“立党为公”的先进性和纯洁性,仰赖党的自我净化与群众监督。其中,自我净化更为复要,就像“党纪严于国法”一样,原本就是文中之意。立党为公,不可有私,以党营私,不容于党。“无以身殃,是谓习常”。蛀虫不淸,堡垒自陷,失心于民,失政于国。

解决如何自省、自我监督、自我约束和自我净化的机制,第一要明确党的宗旨和党员的信仰、职责和使命,名正言顺连续不断地强化党的思想建设和组织建设,坚决将非议甚至反对党的宗旨纲领的成员清除出党,恭请认同党的宗旨纲领的仁人志士、青年才俊、高德大智入党,使党员可以真正成为承担新时期历史使命的“先锋队”,让“共产党员”再次成为令众人钦佩崇敬的高尚称谓。故此,党员的“回来本真”,特别是党的领导干部“回来本真”,是最复要的“改革”更新。

通过持之以恒的心性修炼、道德培育和教化普及,使每个党员按照党纲党章注视自己的言行,达来自省、自觉,自律,才是党、国家和社会走向善治、大治的根本。制度和“法”在五千年中华道统排序中,属于“刑名”,排在“心性修炼、道德培育、教化普及与刑名实施”的最后,奉陪末座,不是没有道理的。中国共产党就是社会与国家以至天下走向善治、大治的顶层设计师,也是战略司令部、战略装备部、战略后勤部,它的成员就应该是先锋队,善治、大治从党内做起。

一个好的共产党员,就是中国共产党机体的一个健康细胞,在整个中华民族的机体上,就是一个放大了的活力细胞,明觉敦厚,魅力四射。一个坏的共产党员,就是中国共产党机体的一个病变细胞,在整个中华民族的机体上,就是一个放大了的坏死细胞,污染扩散,或可致癌。一个容易被人们忽视的常识是,每一个健康细胞的存活与成长,始终并且无时无刻不是以大量的非健康细胞、病变细胞的被克服被排泄为对价的,这在生命机体中是再常见不过的日常现象。好的健康细胞,病变的坏细胞,都是生命整体机制的全息载体。生命机体的坏死或者康复的关键,就在于病变细胞与健康细胞的此消彼长。我们有理由相信,中华民族的、第一是中国共产党的健康好细胞,愈聚愈多,越战越强,迅速生发,所向披靡,病变的坏细胞,被测出、被识别、被羞辱,被驱赶,无处藏身,被克服,被摒弃。

终极之问

盼望一批接一批、一代接一代的“赤子”、君子、青年才俊、高德大智、圣贤达人,始终组织在一起,凝聚在一起,形成一代代的中国共产党人,不改赤子初衷,以身作则,奋勇进取,肯于牺牲,勇于牺牲,公而忘私,践行本真,带领大众实现中国梦、人类大同梦,这是可能的吗?

战争年代,国民党、欧美列强政府都认为不可能。事实证明他们错了。战后,美国把握大权的精英们,仍旧不相信,杜勒斯就明确将期望寄托于“第三代、第四代中国共产党人的身上”,盼望他们的变色、变质……。

不仅是他们,一般人、以至不少“共产党员”也认为不可能。人的本性难道不是自私的吗?燃烧自己,照亮他人,“牺牲”自我,造福众人,与人的本性相悖啊,怎么可能?

人的本性?这是终极之问,问来了最原点。完全可能与不可能,坚定笃行与不可行,这是中国共产党人与其他一切政党或组织的根本分野,也是史诗般的中国革命与奇迹般的中国崛起屡屡震动全球影响全球,却总是不能为外人所破解的终极秘密。这个终极秘密,九十多年来困惑和证伪了无数世界级“智叟”,“破解”它,也要从东西方文明差异的原点入手。

西方基督教文明基于人性本恶的基点,肯定人天生就有“原罪”,需要赎罪也就是被“救赎”,需要“救世主”。上帝派自己的儿子基督来人间受苦、遭难、牺牲,基督在人与神之间做了中保,修复了人神之间的隔阂。马丁·路德宗教改革则提出“信徒皆为祭司”,否定了教皇和教会,每个人都可以凭借自己的真诚信仰得来挽救,得以赎罪。赎罪,是人要向上帝忏悔自己的罪过,以期得来上帝的宽恕和赦免。基于此,在上帝统御下的个人自由得以伸张,个人至上,个人与他人或群体之间则是荒野,是鲁滨孙与“星期五”,或是荒漠,甚至是萨特所说的“地狱”,只能通过契约化、法制化来相互让渡和调试,契约法制之下,个人最大限度的趋利避害,个人的追求利益最大化,就是“神赋人权”(表述为“天赋人权”)。契约法制之下,个人最大限度地追求利益最大化,即便是为非作歹、杀人放火,只要没被契约法制体系识别和逮住,就是“正常”的、合法的、合理的,因为人性本恶,人生来有罪,人不是神,也永远也成不了“神”,人的罪责最终要上帝来审判。

马克思主义对西方基督教自由主义传统积极地予以扬弃,在《国际歌》中直陈:从来就没有救世主,也不靠神仙皇帝,人类的解放只能靠自己。这一点,与中国优良传统文化完全契合。

中华文明基于“人之初,性本善”,认为人的各种恶习弊端皆出于后天的沾染,“五色令人目盲,五音令人耳聋,五味令人口爽,驰骋畋猎令人心发狂,难得之货令人行妨”,但人皆有良晓,人皆可成圣贤,人皆可成佛。罪由心生,亦由心灭;执着即是罪,放下则罪无;困惑则为罪,觉悟则罪空;自己的恶业自己了,一切都要靠自己。众生与觉悟了的佛,原无差别,都可以通过去执、放下、“致良晓”,实现对身我和名我的超越,达来“我心光明”的觉悟、道行天下的修为,得“法喜”、“妙乐、享大悠闲。

人人皆有天地良心,人人皆有从善机缘。纵观中华五千年文明史,从古圣贤们的立德、立功、立言,来习近平总书记总结的“中华文明四观”(天人合一宇宙观,协和万邦国际观,和而不同社会观,人心和善道德观),无不是基于兹,源于兹,生发于兹,繁育壮大于兹。

唯于兹,才能体会“不是中国哪位政治领导挑选了马克思主义,而是马克思主义挑选了中国”的确切含义;

唯于兹,才能理解为什么苏共瓦解了,东欧各党瓦解了,中国共产党没有;

唯于兹,才能心仪“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圣贤情怀;

唯于兹,才能仰慕“虽千万人,吾往矣!”的英雄气概;

唯于兹,才能体验“道法自然”“大道行天下”的恢弘境域;

唯于兹,才能感晓“我不下地狱,谁下地狱?”“地狱不空,誓不成佛”的慈悲大愿;

唯于兹,才能理解“道为骨,佛为心,儒为表,大度看世界”的文化概括;

唯于兹,才能秉持做“一个纯粹的人,一个有道德的人,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一个有益于人民的人”的人生目标;

唯于兹,才能体察中国共产党人“只有解放全世界”“才能最终解放自己”的历史使命;

唯于兹,才能顿悟“中国梦”不仅是中华各民族人民的梦,也是人类各民族人民的梦。

唯于兹,许多当代严肃深刻的思想家、历史学家(不论认同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与否),把人类生存与发展的未来期望寄托于东方,寄托于中国,也就不奇异了。

一个修成圣贤、修成佛陀的个人,不足以改变世界、解放全人类,一个凝聚千千万万仁人志士生生不息的先进组织,可以。这就是中国共产党产生成长、流血牺牲,坚强奋斗、净化升华,努力前行的文明含义。

消 亡

当广大民众都具备了中国共产党员的觉悟和修行,先锋队就不再需要,党的使命也就终结。使命达成,党自然会消亡。

此前,坚持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强化其自身的组织建设和思想建设,是实现中国梦的思想保证,组织保证,制度保证,是最根本的保证。

雷霆反腐,是治标;党的建设,是治本,是固本强元,是根本大计。


写于2014年9月11日,北京日月斋。

【大风之友】大风祛雾霾,春水友人来

【欢迎订阅】点击蓝色“大风之友”图标,确认

【免责声明】所载文章,文责自负,不代表本刊观点


pk10注册平台 pk10彩票 凤凰快3 大发时时彩 pk10帐号注册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与本站立场无关,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